在臺風將要過境的夜里,時而風作,雨步還遲。未雨綢繆的我關掉朝北的窗戶,害怕雨水把家里淹掉(畢竟是臺風啊,風很大雨很大的嘛,而且氣象局言之鑿鑿是要橫掃我居住的城市)。關掉窗后,入伏的夏天,房間里即刻悶熱起來,那一刻我想起了《三只小豬》的寓言故事,于是我又搜到這個故事讀了一遍感覺好親切,考慮到寫篇文章字數太少顯得不專業,也可能現在的年輕人沒聽過這個故事,那么引用在下面,(小)朋友們一起重溫一下:

【 豬媽媽有三個孩子,老大叫呼呼,老二叫嚕嚕,還有一個老三叫嘟嘟。

有一天,豬媽媽對小豬說:“現在,你們已經長大了,應該學一些本領。你們各自去蓋一座房子吧!”三只小豬問:“媽媽,用什么東西蓋房子呢?”豬媽媽說:“ 稻草、木頭、磚都可以蓋房子,但是草房沒有木房結實,木房沒有磚房結實。” 三只小豬高高興興走了。

走著,走著,看見前面一堆稻草。老大呼呼忙說:“我就用這稻草蓋草房吧。”呼呼的草房只花了三個小時就蓋好了。老二嚕嚕和老三嘟嘟一起向前走去,走著,走著,看見前面有一堆木頭。老二嚕嚕連忙說:“我就用這木頭蓋間木房吧。”嚕嚕的木房在三天內也蓋好了。 老三嘟嘟還是向前走去,走著,走著,看見前面有一堆磚頭。嘟嘟高興地說:“我就用這磚蓋間磚房吧。”于是,嘟嘟一塊磚一塊磚地蓋起來。不一會兒,汗出來了,胳膊也酸了,嘟嘟還不肯歇一下。花了三個月時間,磚房終于蓋好啦!紅墻紅瓦,真漂亮。小豬嘟嘟樂開了花。

山后邊住著一只大灰狼,它聽說來了三只小豬,哈哈大笑說:“三只小豬來得好,正好讓我吃個飽!” 大灰狼來到草房前,叫小豬呼呼開門。呼呼不肯開。大灰狼輕輕地吹了一下,草房就倒了。呼呼急忙逃出草房,邊跑邊喊:“大灰狼來了!大灰狼來了!”木房里的嚕嚕聽見了,連忙打開門,讓呼呼進來,又把門緊緊地關上。大灰狼來到木房前,叫 小豬嚕嚕開門。嚕嚕不肯開。大灰狼用力撞一下,小木房搖一搖。大灰狼又用力撞了一下,木房就倒了,呼呼和嚕嚕急忙逃出木房,邊跑邊喊:“大灰狼來了!大灰狼來了!”磚房里的嘟嘟聽了,連忙打開門,讓呼呼和嚕嚕進來,又緊緊地把門關上。大灰狼來到磚房前,叫小豬嘟嘟開門,嘟嘟不肯開。大灰狼用力地撞一下,磚房一動也不動,又撞了一下,磚房還是一動也不動。大灰狼用盡全身力氣,對磚房重重地撞了一下,磚房還是一動也不動。大灰狼頭上撞出了三個疙瘩,四腳朝天地跌倒在地上。大灰狼還是不甘心,看到房頂上有一個大煙囪,就爬上房頂,從煙囪里鉆進去。三只小豬忙在爐膛里添了許多柴,燒了一鍋開水。大灰狼從煙囪里鉆進去,結果跌進熱鍋,被開水燙傷了。從此,它再也不敢來搗亂了。

悶熱是難耐的,打開空調,索性在臥房 。用手機漫無目的玩著游戲,刷著應用,翻來滾去毫無睡意。伸手一看,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臺風依然無動于衷,我卻無所適從,似乎不是害怕臺風來,而是擔心它不來,又似乎和臺風并無關系,我只是,焦慮不安。

這時手機忽然神奇的響了一下,有新的訊息:交友軟件提示我,有新的朋友關注了我。本來就很清醒的我,立即給一個叫RR(代名)的新朋友回復了一個笑臉。

“這么晚還不睡覺啊?”她問。

“臺風要來了,我也失眠了”我答。

然后一句兩句的聊了起來,RR是個幼兒園老師,足足比我小了十歲,她給我看了好多她拍的創意短片,有的幽默搞怪,有的輕松怡然,有的酷炫帥氣,有的婉約靜美……有的是活力和朝氣,有的是燦爛和精彩。我不禁在心里涌起一個大大的驚嘆號,多么有趣的人兒!

雖然遠隔千里,網絡世界神奇的讓這個難眠的夜晚,擁有了奇異的邂逅。

聊到凌晨三點,互道晚安。臺風還會不會來?我早已不再想這件事,悠然睡去。

再次睜開眼已是早上九點半,那一刻,陽光穿過云底,透過窗簾的縫隙,我被快樂擊中,不自覺的笑了。

大概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與陰天為伴。多年前我漂泊在遠離家鄉的城市,些許執拗,些許不甘心,讓我一路走到孤獨的死角。工作的冗索,一個人的生活,迷茫和不安經常在深夜圍繞著我,揮之不散。過去的事時不時會被翻出來,未來的事充滿著不確定的各種糟糕結果,都折磨著我。試圖去找出頭緒,又停滯在眼前,急切的想要掙脫這種局面,向四面八方揮舞著拳頭,終于精疲力盡,躺著原地。這,大概是我30歲左右的焦慮。

但是在早上醒來的那一刻,我忽然冒出一個念頭:活著真好,年輕真好。雖然嚴格的講我已不再算年輕,但是相比以后的每一天,每一個今天都是余生最年輕的一天了。每天醒來,無病無災,沒有壞消息,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慶祝和高興的事兒,要開開心心的做事,放開心胸去包容,才對得起這一天。

RR像一面鏡子,照到了我二十歲時候的樣子,元氣滿滿地開懷大笑,腦袋里裝滿了創意和新鮮的念頭,沒心沒肺的和朋友一起沒心沒肺,不念舊也不畏懼將來,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有勇氣去改變世界,也有決心去改變自己。

二十歲之后的我,在外地讀書,在遠方工作,日子一天天的溜走,我一天天的老去著,路走了很遠,怎么會丟失了原本的那個自己呢?這面鏡子讓我發現,原來我并不是一個喜歡陰天的人,并不是沒有能量,只不過灰塵太厚,把快樂的開關掩住了。一個未曾蒙面(更大的幾率是以后也不會蒙面)的年輕朋友,在網絡的那一頭,開心自在、灑滿陽光的生活,帶我回到了那個洋溢著快樂的自己。

記得在武漢的歸元寺正殿門口兩側有二聯:“見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慧生于覺覺生于自在生生亦無所生”,當時認真記下這兩句,每有所思,都不能釋然,今日頓悟后半句,“覺生于自在生,生亦無所生”,頗有感慨:自在即是我們本來的樣子,沒有欲念干擾,沒有恐懼側立,沒有關注和期待,那個原本無憂無慮樂得自在的自己。人的心本是質樸飽滿,猶如明鏡一般,需要常常擦拭,除去妄念,才能覺察自己,一切改變,都在轉念之間。

所以,是時候和擰巴的生活說一聲“再見”了。學學小豬嘟嘟,不要懶惰,不要貪圖享受,哪怕慢一點,一磚一瓦地蓋一座經得住風雨的房子,取名叫“快樂”之家,用你的方式去跟親人、朋友傳遞愛和快樂,每一天都這樣生活,幸福就越來越近了。^_^

老大呼呼高興地對嘟嘟說:“蓋草房雖然最省力,但是很不結實,以后我要多花力氣蓋磚房。” 老二嚕嚕也高興地對嘟嘟說:“蓋木房也不結實,以后我也要多花力氣蓋磚房。” 嘟嘟看著兩個哥哥,堅定地點點頭說:“好,讓我們一起來蓋一座大的磚房,把媽媽也接來,大家一起住吧!”】

【歡迎光臨,謝謝欣賞,兜里有糖分你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