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探奇煙囪山

古往今來,它以無與倫比的自然美,受到世人的極力推崇,萬千美譽集于一身。山崖巍然聳立,形狀如一尊“佛像”,雄偉而高大,人們稱其為“煙囪山”。 煙囪山,又稱“灶突山”,因“儼然一煙突”,既形如“灶突高聳”而得名。

煙囪山位于蓋州市城東南6公里的徐屯鎮韓家溝村東山,煙囪山海拔高度250米,落地圍長8華麗。山峰為南北走向,東西兩側巖石光滑似壁,異常陡峻。山上有古城遺址即灶洞峪山城遺址,西側峰巔下半平坦處有古城墻、古井、廟址、石刻等遺址。

煙囪山全境有名之峰多座,峰峰形態各異,大自然的鬼斧神功,造就了煙囪山獨具勉力的古寺、奇松、怪石、云海“四奇”,加上山泉流水,又被稱為煙囪山“五絕”。

古寺為煙囪山“五絕”之首。據民國《太和寺碑記》(此碑現在存在于蓋州市徐屯鎮皂洞峪山下。舊廟已經不存,新廟尚未完工。碑為青石,通高1.78米,其中碑身1.24米,寬56厘米,厚15厘米,楷書豎書。)記載:嘗聞斯山也,名之曰皂洞峪(又稱竈洞峪,俗稱“煙囪山”。山有山城,除東面以石壁為險外,余面均有石砌城墻。此山山城石崖上有“摩崖石刻”。)其古剎建立山巔,僅一楹(房屋前部的柱子。《說文》:“楹,柱也”。也作為量詞用,古代計算房屋的單位,一說一列為一楹;一說一間為一楹)耳。現址溯自明代萬歷,至清朝康熙年移至南山之陽,重為動工,廟貌莊嚴,規模宏遠,庶乎可觀矣。據其□狀,環迴皆山也。東連布云山(步云山,在遼寧莊河市西北,蓋州東。海拔1130米,為遼南第一峰。),層巒疊翠;西望連云島(蓋州西,蓋州大清河在此流入遼東灣。《蓋平縣志》載“在城南四十五里,設關(隘)在此,今廢。”),巨海洪濤;南指片石巖(位于太和寺南塔子溝,同屬于徐屯鄉,片石巖風景秀麗,山下原有石塔,片石巖下修有寶林寺。)之尖峰峭壁;北枕古辰州之鐵塔清河(蓋州古稱辰州,城東五里有鐵塔山,因石塔色青如鐵,故名鐵塔。山下有流過,大清河為蓋州的母親河,流經蓋州城南,注入遼東灣。)考其碑碣,乃明代之遺跡,亦一郡之名區。嗣于道光年,上帝廟(即蓋州玄貞觀。位于蓋州古城西關內,為明洪武十五年建造。供奉北方玄武大帝,道教場所。)住持僧海青接兌此山,又為重修,賴有郡尉明韜公協助募化,廟宇復興,煥然聿新,迄今五十余年矣。風雨消磨,廟宇凋零,甚至不堪睹狀,茲者甲寅(當是民國三年,即公元1914年)秋,本僧相契(相交深厚,相互默契)者四公,素□□持往來,觸目警心,不忍邱墟(荒地),是以共襄盛事,鳩工庇材。閱三越月,功已告竣,因而敬將□方募化貴官、長者芳名勒石,以志不朽云。經理監工人:任德三、韓永和、王作勛、王長文。張天三撰文、書丹。太和寺主持僧、通善率徒智觀。監工:王德純。中華民國四年(公元1915年)五月二十八日榖旦敬立。

山城建在獨峰西側平坦之處的半巓之中,城墻依石崖陡峻處疊砌而成,全城略呈南北長的不規則山城。南北長140米,東西寬56米,總面積9000平方米,分內外和中心三層,城墻皆為石筑,城設一門,東西城墻中部稍偏北,城門至今保存較好。山城中有兩個高矗的石臺,分立南北兩端,石臺上有石筑石城。遺物有筒瓦、板瓦、磚頭及白灰塊。從遺物可知原有住室設施,應為戰時的指揮所和平時之眺望樓。在城南邊有一個小方城圈,有臺階通內城,中心城外城東南角是全城最高處。城內水源在城門東北8米處,有一水池,石條砌壁鋪臺。

除東面以石壁為險外,余面均有石砌城墻。全城中瓦片遺物最多,文化層厚達0.5米,并有一些碎陶器殘片等,這不僅證明城中原有房舍建筑,同時證明該城沿用時間較久。廟址位于內城北端,僅見墻基,間數不清,遺跡不顯。當年殿內供有云霄娘娘、碧霄娘娘、瓊宵娘娘像,文革中殿與神像同毀。

如今,太和寺新址所處的山群峰相擁,特別嵬峨,故稱“大和”。該寺分為山門、大門、太和寶殿(即太和寺正殿)、三圣殿(既為三進院,也稱“大雄寶殿”,是太和寺的主殿。殿內供奉的3位神像為“太和三圣”。中為釋迦牟尼,左右為觀世音和大勢至菩薩。這廟表達對觀音的信仰,希望能逢兇化吉、遇難呈祥。),龍王殿。每值四時季節,這里芳香四溢,沁人心脾,令香客游人倦意盡消。寺依山傍水,高低錯落,古樸端莊。近年來,先后由住持傳楷在這里募資重修、擴建,修亭筑閣,建成了登山公路,山門高聳,涼亭處處,古景新輝,名剎煥彩。

古人早已贊嘆這里無樹非松,無松不奇。“有干大如脛而根蟠屈以畝計者;有根只尋丈而技扶疏蔽道旁者;有循崖度壑因依如懸度者;有穿罅冗縫迸出側生者;有幢幢如羽葆者;有矯矯如蚊龍者;有臥而起,起而復臥者;有橫而斷,斷而復橫者”。二龍泉井旁的迎客松,以其古樸蒼勁,向一旁伸展的優美身姿,象一位熱情好客的主人,歡迎著八方賓朋,是煙囪山的象征;“蟒仙洞”旁邊的蒲團松,團團如和尚參禪的坐墊,仿佛可承受四人在上面盤腿習靜;“濟公活佛”邊的黑虎松,軀干挺拔,枝葉森茂,威風凜凜,傲立山間,儼然是黑虎的化身;“雕仙石”邊的臥龍松,斜技偃蹇,橫臥石壁,松甲如鱗,角嶄髯張,活脫脫一條如游將飛的青龍。那些如舞松、陪客松、送客松、連理松、龍爪松、鳳凰松、麒麟松、棋盤松、蠟燭松、霸王松等,都懸附、偎依、屹立奇峰怪石之上,無不畢肖。每至風搖影動,“近聽風聲如笛,遠聞松濤似海”,給煙囪山的奇景注入了獨特的聲色之美。與奇松相得益彰的是奇峰怪石。煙囪山南北柞林莽莽,松濤陣陣,遠山近水,風光無限。無論是春光秋色或夏晴冬雪,自有它獨特的壯美英姿,“皆直削無枝,又拔自絕壑”。

煙囪山主峰高聳入云,赤光耀眼,氣勢磅礴。主峰被群山環繞,懸崖峭壁,千姿百態,雄偉壯觀,風景別致,登峰眺望,鲅魚圈新港,仙人島森林公園、渤海海濱以及蓋州市區全貌均可盡收眼底。煙囪山四周山巒疊嶂,綠茵覆蓋,景色秀麗,婀娜多姿。“女媧臥像、蓮花極其端麗;天仙居碧霞、仙人洞極其平正,龜突峰、望海亭等極其詭怪。……千峰萬壑,體兼眾妙。”。那陡峭險峻的煙囪山大臥佛,如蓮花的梗莖,曲屈盤旋的溝壑,如蓮花的蒂盤,而主峰突出,小峰簇擁,更嚴若一朵初開新蓮,仰天怒放;那“老鷂子翻身”及其險峻,“狀若覆缽,旁無依附,秋水銀河,長空一色”,為看日出、觀云海的佳勝之所。在煙囪山東峰,是通往東部山體的必由之路,為煙囪山著名的險道之一。其路于倒坎懸崖上,下視唯見垂于凌空,不見路徑。游人至此,須面壁挽索,以腳尖探尋石窩,交替而下,其中幾步須如鷹鷂一般左右翻轉身體才可通過,故名。

“煙囪山松石美名傳”。怪石、巧石、奇石,遍布山腰、溪谷、峰頂。由于煙囪山石巖久經風化,或曲直園方,或斷裂縱橫,其狀“如筆、如矢、如筍、如林、如刀戟、如船桅”,或“似人似物、似禽、似獸”。煙筒山摩崖石刻位于煙筒山摩崖石刻是營口地區最為了不起的考古發現之一。

自古以來此山是兵家必爭之地。于此構筑道道城墻,并在山頂設罟了望臺和報警點,一旦發現敵情,立即點火冒煙,發出救急信號。從此“煙囪山”出名了。

煙囪山山城遺址是唐代古戰場,因煙囪山古跡較多,特別是石刻為我地區少見,這些古文化建筑雖久經風雨侵蝕,仍保存至今,既是煙囪山山史的見證,也是歷史變遷的縮影,具有頗高的史料價值。煙囪山,也因此聞名遐邇,1984年被營口市人民政府立碑界定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煙囪山的云海,以無邊無際、崎麗多姿、變幻無窮而獨立成景,并有別于其它旅游名山的云景奇觀。“頃之,山半出云如冒絮,如白龍,奔逐四合,彌漫荒野,一白無際,渺極天際。日射之,如積雪之環周;而諸峰落其間,僅見其頂如螺髻,乍隱乍現。……其依風而橫者如岸,其冒樹而拔者如堵,其因風而時高時下者如浪。人在峰頂,如秉搓而浮于海上。已而輕風驟卷,云氣迸駁,石出山高,島嶼聳峙,向之所見,如泡如幻,警亥之間,不知消之何有,此所謂‘鋪海’之云也”。這種云飛霧走構成的動態景觀,在煙囪山四季常在,具有令人神思飛揚、心胸浩蕩的審美效應。

煙囪山的奇,還在于水的文明。進入煙囪山懷抱,冬春涓涓細流,碎浪四濺,珠灑琴鳴,悅目爽耳;夏秋急流直注,霧騰雷奔,雪濤翻涌,驚心動魄。曲婉的線條,飄逸的韻味,讓人賞心悅目,滌胸滌肺。而最為壯觀的是煙囪山雨后飛瀑九折而下,每折落于一潭,如九條各具神姿的白龍騰空飛舞,氣勢雄偉,自有“水無心而婉轉,山有色而環回”之感。

煙囪山的風景還有“林海靜心”之說,可觀可賞、可沐可浴,“造心由鏡、心存志遠”,盛贊它的一切美好事物“飽浴之忽饑,醉浴之忽醒,郁浴之忽舒,昏浴之日月開朗”的凈化奇功。在它周圍,青山如黛,鷗鳥翔集,密林滴翠,芳草迷離,充滿了大自然的靈性與詩意。

山高月小、云長云消。茫茫歲月、滾滾紅塵莫不都在俯視之中;而煙囪山那些深溝大壑、重巒疊嶂所遮蔽和掩藏的,莫不又是我們心靈之中渴望破譯的奧秘。而正是這種獨特的俯視和遮蔽效果,給予了我們無盡的猜測與感嘆:那是煙囪山么?當然是山!那真的是煙囪山么?或許不是。我一時間竟捉摸不透山和人的本質區別。是煙囪山,哪來的一身正氣?非山,誰能耐得住那恒久酷毒的刑苦?一路登攀上來,就覺得山真的好痛。百千萬年,乃至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地質紀,山何以堪!

高舉右臂,四指曲回,小拇指欲掏向耳朵,卻還未完全掏得住的掏耳羅漢;左手托缽,右手打著招呼,仿佛有求于人的舉缽羅漢;雙腿曲起,如同剛剛打坐完畢,伸起手臂,正欲起身的探手羅漢……仔細看來,眼前的十八羅漢“不以自己為神,而等同于人”看著或站或坐、或嗔或嬉的羅漢……我無語,尋夢漸遠煙囪山,不似前朝似夢中!

煙囪山集名山之長,泰山之雄偉,華山之險峻,衡山之煙云,廬山之瀑,雁蕩之巧石,峨嵋之秀麗,煙囪山無不兼而有之。在文人墨客的胸臆,贊嘆說:“登煙囪山乃天下奇山,觀止矣!”又由后人留下了“煙囪山奇云,秀木含秀氣”的美譽。寂靜的山林里,詩人們沿路徜徉,且吟且行,沿山可見的摩崖石刻,便是這一重重山水心情的見證。

惟其雄,才這樣正氣凜然、直刺青天。就連峭壁上的“仙凡分界”四個大字,都似是一種“中天一柱,孤立擎霄”的啟迪。這才是名副其實的煙囪山啊!

作為“天遼地寧”蜚聲中外的旅游勝地,煙囪山不僅以奇偉俏麗、靈秀多姿著稱于世,煙囪山還將成為風物辰州歷史上的又一象征。

雄哉,奇峰煙囪山! 摩崖石刻馳名海內,兼得天下名山之勝,日出、晚霞、華彩、佛光、霧淞等時令景觀,五彩璀璨,變幻無窮。故有“神仙之宅,靈異之府”之說。松破石而生,傍崖生長,針葉粗密,頂平如蓋,乾曲枝虬,蒼翠挺拔,其中古松盤結,以形賦意,令人稱絕。煙囪山景點眾多,素稱“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其中“仙凡分界”山勢險峻,峰頂平坦,亂云飛渡,風光無限,古稱“群仙所都”,意為眾仙之都會。迎客松為煙囪山眾多名松之首,支桿蒼勁,勢若游龍,經歷千年風霜,依然生機勃勃,笑迎天下賓客。煙囪云海波瀾壯闊,世罕其匹。

1300多年過去了,當年修筑的山道歷經滄桑變故、風雨剝蝕已經面目全非了,但恒古鐫刻在石崖上的文字依然完好如初,給后人留下了一個說不盡、道不完的話題。

仰望煙囪山,粗獷的山脈在晨曦中透著柔和唯美。山巒連綿,溝壑縱橫,猶如動人的書卷,又好似抑揚頓挫的韻律,深沉而不失靈動。數不清的花草樹木,鶯歌鳥語,一派欣欣向榮,令每一位走近煙囪山的人,只要望一眼,就能感受到大山的堅實豁達,就能感受到秋天的靈動浪漫,更能感受到一種積極的力量,那是大山被秋天所賦予生命向上的力量!

于學忠/文 王友祿/攝影

微觀蓋州播天下--講好蓋州故事,傳播蓋州聲音;推介蓋州文化,展示蓋州形象!投稿郵箱:

目前+人已關注加入我們

感謝您抽出  · 來閱讀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