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發布的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講到,2018年我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下降3.1%,污染防治得到加強,細顆粒物(PM2.5)濃度繼續下降;并提出2019年生態環境進一步改善,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下降3%左右,主要污染排放物繼續下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下降3%,重點地區細顆粒物(PM2.5)濃度繼續下降,加速火電、鋼鐵行業超低排放。2018年我國生態文明建設成效顯著,“污染防治攻堅戰”取得良好開局。其實,自2011年我國發布“史上最嚴”火電排放標準[1],我國的大氣污染防治就已取得很大的成效。

經常在網上看到網友們譴責電廠排放“白煙”并將其歸為霧霾的罪魁禍首,每當看到這些小編實在忍不住要講,你所看到的煙不是你以為的煙。其實小編之前跟一些網友們觀點一致,但隨著在課堂上不止一次聽到老師們對那些白煙“辯解”,才算了解到事實真相,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

相信大家都見過這個腰身出眾的大家伙(“廣州小蠻腰”的發福版),它總是出現在火電廠中導致很多人認為它是個煙囪。其實totally錯誤,人家是正正經經的冷卻塔,它可以將熱水冷卻后重復使用,節約水資源。而它上面冒出的白煙,是水蒸氣遇冷形成的水汽,跟家里頭燒水做飯冒出的水汽一模一樣,超pure!所以以后不要再誤解這個“委屈”的大家伙了。

上進的煙囪

在燃煤電廠里,這個紅白相間又瘦又高的才是真正的煙囪,它排出的煙氣中包括水蒸氣、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二氧化碳等。可以說它是真正的大氣污染兇手,它噴出的那滾滾白煙,肯定會造成很大的污染啊。

非也! 能看到的“白煙”同樣是水蒸氣遇冷形成的,看不到才是污染物,但污染物含量已經很低了。因為自2011年我國發布“史上最嚴”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13223-2011)[1]后,燃煤火電廠的煙氣治理取得很大進展,2014年所有燃煤機組都已經達到該標準的排放限值。而且每千瓦時煙塵排放量[2]、二氧化硫排放量[2]、氮氧化物排放量[3],相應地由1985年的10.5 g、2005 年的6.4 g、2005年的3.6 g降至2014 年的0.23 g、1.47g、1.47g。

2011年的標準已經比發達國家的排放標準還要嚴,當時普遍認為是不可能實現的。但是2014年5月底,浙江率先完成國內首個燃煤鍋爐煙氣超低排放改造工程,展開了煙氣治理新局面[4]。超低排放就是要求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分別不超過5 mg/m3、35 mg/m3、50 mg/m3,可以說是將燃氣鍋爐的標準執行于燃煤鍋爐。

2014年9月國家發布了《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2014-2020年)》,要求東部地區新建燃煤發電機組達到超低排放,這意味著燃煤電廠排放出的煙氣將要跟燃天然氣的電廠排出的煙一樣“干凈”。接著,2015年12月《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方案的通知》的印發標志著超低排放改造的范圍擴大至全面實施, 在2020年前,對燃煤機組全面實施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東、中部地區要提前至2017年和2018年達標。截止2017 年年底已有71% 的煤電機組容量滿足了超低排放要求[5],預計改造完成后,電力行業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可降低60%左右[4]。

哪里的月亮圓

自2011年以來,日益嚴格的排放限值不斷推動治理技術的進步,我國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煙氣治理水平均已領先世界,實現了燃煤電廠常規污染物排放與燃氣發電基本同等清潔[6]。

中國2015 年燃煤發電量是美國的2.4 倍,火電發電量是美國的1.5 倍,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三項污染物年排放總量與美國基本持平,美國為437萬噸,中國為420萬噸[5]。

再來看看我國燃煤電廠超低排放限值與美國、歐盟燃煤電廠最嚴格的排放限值比較:

我國的污染物排放限值不僅遠低于美國和歐盟,而且超低排放限值符合率的評判標準為小時濃度,而美國和歐盟的排放標準限值的評判標準分別為30 天滾動平均值和日歷月均值。從符合率評判方法來說,中國短期內要求符合的超低排放限值比美國和歐盟長時間段內平均濃度要求符合的標準限值嚴格得多。

人人有責

2013年,“霧霾”成為年度關鍵詞,“十面霾伏、霾鎖連城”人們逐漸意識到霧霾對人體的危害,國家開始大力治霾。霧霾主要由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可吸入顆粒物這三項組成,所以國家大力推進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治理,標準一嚴再嚴,執行一決再決。我國的燃煤電廠煙氣治理已經走到世界前列,但為什么還是無法消除霧霾天?因為還有“汽車尾氣”這一幫兇,汽車尾氣中同樣有氮氧化物和顆粒物,這就加劇了霧霾天形成。

所以,在國家為治理大氣污染而努力時,我們也應積極響應,盡量選擇公共交通工具綠色出行。而且春天到來,騎上自行車出行,沐春風煦光,即鍛煉身體又環保。

參考文獻

[1]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GB 13223-2011[S],2011.

[2]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中國電力行業年度發展報告2015[M].北京: 中國市場出版社, 2015.

[3]王志軒,劉志強.我國煤電大氣污染物控制現狀及展望[J].中國工程科學,2015,17(09):56-62.

[4]朱法華.超低排放:國家專項行動下的技術突破[J].中國電力,2017,50(03):9-10.

[5]王志軒.精準定位、精細管理 改革火電廠污染物排放標準[J].中國電力企業管理,2018(10):52-56.

[6]酈建國,朱法華,孫雪麗.中國火電大氣污染防治現狀及挑戰[J].中國電力,2018,51(06):2-10.

編輯 / 不群

責任編輯 / 小六